废墟之都

2019-02-27 15:32:57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guxiaojuan

  ○文/柳笛
 
  一阕千年不朽的绝唱!一片永不落幕的辉煌!
 
  也许,没有哪座城市,在你还没有去过、但只要想起它,就有了那么持久的深情渴望,那么强烈的内心震撼,那么深沉的凝重思索,那么眩目的璀璨辉煌。罗马——正是这样的一座城市。
 
  公元2010年的初秋,当我在地中海迷人的阳光照耀下,小心翼翼地漫步在罗马古城街道的时候,血脉顷刻澎湃,心跳骤然加速,脑海出现了片刻的断层与晕眩。这种断层与眩晕,完全是来自历史深处的强大气场与现实的强烈冲击力所导致而成的。
 
  已经是风烛残年的古城墙将古城与新城分开。这些城墙远没有西安与平遥的城墙修缮的那么完整,城墙由大块整石叠加而成,既凝重斑驳,又气势恢宏。墙体大部分至今保存完好,有的地方石块已经塌落,在阳光下顽强矗立在那里,让人在这座墙垣的坚固雄浑气势下震惊。
 
  这是进入罗马古城区的标志。
 
  乘坐巴士进入古城,车子随着舒缓有度的坡道如行舟一样上下荡漾。路过卡拉卡拉浴场遗址,让人不由地想到,罗马帝国在财富极度集聚的时候,也是极尽奢侈。恺撒大帝的养子屋大维一统罗马,在被称为奥古斯都大帝的时候,繁华鼎盛的罗马城奢靡享乐之风盛行,当时,仅公共浴场在罗马就曾有八百多座。在卡拉卡拉皇帝执政时建造并以其名命名的卡拉卡拉浴场,就是当时帝国时期最奢华的浴场。浴场占地十二万平方米,可供两千余人同时洗浴。浴池由大理石做成,有冷水、热水、温水不停供应,内有图书馆、商场、健身房,尽情满足洗浴的人精神与肉体消耗的需要。可见当时人的奢靡追求。从远处望去,卡拉卡拉浴场的巨大残垣和遗骸,或顽强地挺立或无奈地瘫倒,在一大片绿树环绕的广场中,铺展出一片黄红色的遗容。残缺的宏大与静穆,让这座在当代人都难以企及的巨型浴场,呈现出古代城市的荒淫和神秘。
 
  我站在了古罗马竞技场的废墟前。这是一具庞大的、立体的、让人震撼的残骸。站在它面前,会觉得自己的极度渺小,在它高大的身躯下,会感觉面对巍峨的一种压抑与崇尚。虽然如今,围墙已有半壁倒塌,残破不堪,但它不屈的骨骼依然巍峨挺立,昭示着一种伟大和威严,展示着一种光荣和梦想。即使想看清它局部的高度,都必须对它抬头仰视。遥远的公元69年,罗马皇帝提图斯为了庆祝征服耶路撒冷的胜利,驱使八万多名俘虏,用了十一年时间,建成了这个圆形大剧场。它占地两万多平方米,正中是竞技场,看台下是疏散通道以及囚禁角斗士和野兽的八十多个囚室。可以乘电梯上到顶层,俯瞰建筑的全貌。它的形状就像我们今天的体育场,近五十米高的外围墙是用砖石砌的三层石柱拱廊,周围有八十个出入口,里面阶梯室的座位能容纳五万多名观众。在大剧场建成的时候,举行了一百天的庆祝活动,在这个庞大的舞台中,演绎了一场场惊心动魄、惨不忍睹的人与人、人与兽的角斗。据史料记载,仅就这一百天的惨烈表演,就有三千多奴隶、五千多只猛兽惨死在这个巍峨壮丽的建筑里。想想那些披着紫袍锦裘,带着花冠的贵族们,歇斯底里地呐喊;一张张疯狂得变形的高贵脸庞上,充满了狰狞与狂躁,心里很为这瑰丽文明中演绎的人性的劣根而痛心。
 
  尽管眼前的竞技场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雄伟与华贵,没有了喧嚣与惨烈,但是那宏大无比的建筑规模,那周密的无可挑剔的完美设计,那每一处建造的巧夺天工,都令人叹为观止。不要说在一千九百多年前,就是在今天,建造它也决非易事。看着这座体现了人类高度文明的建筑,很难把它和野蛮和血腥联系在一起。可是,历史毕竟是历史。在这里进行的五百多年的演绎,无数生灵命丧黄泉,那就是用杀戮象征强大帝国的威严、用血腥蹂躏生命尊严的疯狂时代。让千万观众痴迷得失去人性的罗马竞技场,分享着帝国的伟大,承载着野蛮与血腥,也目睹着帝国的颓废与衰落。那段关于帝国兴衰的故事,就隐藏在残缺断裂的废墟中,罗马人不灭的风骨和精神,为这座千年废墟洒满了灵性的光辉,经久不朽。由于三世纪那场无名的大火,加之五世纪一场强烈的地震,受损的竞技场被改为防御的碉堡,在帝国衰落之后,这座巍峨的竞技场就成为获得建筑材料的采石场,一块块精美的花岗岩大理石从瑰丽的建筑上被拆下来,运往罗马各处,用衰落的辉煌装点着新的辉煌。我们现在依然在顶礼膜拜的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就被这里的诸多石块装点着,延续着属于古罗马的骄傲。
 
  离斗兽场不远,便是罗马广场废墟——一片经过岁月的风霜雨雪依然绽放着光芒的圣地。古罗马曾别称为“七丘之城”,帕拉蒂诺、阿文蒂诺、坎皮多里奥等七座小山丘,犹似七星阵法,形成古罗马的建筑格局。在小山丘之间,密布着古罗马共和、帝国、中世纪、文艺复兴以及十九世纪意大利王国时期的建筑、遗址和废墟。我是先登上古罗马贵族豪宅集中地帕拉蒂诺丘的,一座座极度繁华的宫殿和豪宅只剩下赤裸的骨架,像巨大的恐龙化石一样排铺在山顶上,让人在夸张尺度的废墟里感受过往的浮华。从山顶上向下望去,罗马广场的大部分废墟尽收眼底。在耀眼的阳光下,垂直而立的白色黄色的大理石石柱,远远望去尤其醒目,褐色的残墙断壁,在一个个不同的角落,或突兀拔起,或折戟沉沙,显得更为凝重沧桑。顺着宽窄适度的石径、土坡走下山丘,便走入了昔日古罗马帝国的中心,走入千余年前人们心仪已久的地方。这里曾经殿堂高耸,神庙林立,车喧马嘶,富贾如云,如今却成了一片断壁残垣,满目疮痍。
 
  静静地漫步于罗马广场里,沿着横穿于中央的“神圣之路”,脑海是一片极度膨胀后的空白。最为气派的萨图尔诺农神庙,是帝国最为壮观的建筑之一,是构筑希望展示梦想的场所,眼下只剩下岁月斑驳并多处破损的八根石柱支撑的大门。农神庙,当时曾被人们视为重要的宫殿,在十二月祭农神的日子里,奴隶被破例许可和主人开怀畅饮,人们互赠礼物,表达美好的祝愿。据说这是圣诞节传统的由来。萨杜恩神庙,是罗马最有名的神庙之一,曾是国库所在地,恺撒当政时期曾贮有13吨黄金、114吨白银和3000万枚银币,收储着帝国征战南北的经济,如今也只留下八根花岗岩圆柱,往日闪烁着财富光焰的殿堂如今冷落在一样的废墟中;安托尼努斯和法乌斯提那的神殿,是一座为纪念安托尼努斯庇护皇帝的妻子而建的庙宇,几根巨大高矗的石柱傲视天穹,犹有当年风采,石柱下是一片破碎、断裂的石梁。走在神殿的废墟前,想到去年仍在手不释卷的阅读安托尼努斯这位睿智的皇帝的著作《沉思录》,此时却站在他所建造的神殿废墟前沉思,不知冥冥中是什么机缘?可见再坚固的殿堂都会被摧毁,而思想却是不朽的。曾经的元老院,是个四层建筑物,是从共和时代到帝国时代政治的最高机关,是罗马人从古希腊学习民主的殿堂,如今只剩下两排坚挺的柱廊。在这里似乎还能听到曾有过的唇枪舌剑的雄辩,能听到恺撒大帝在议事大厅震耳发聩的豪言;也似乎能看到被谋杀躺倒在议事大厅上的恺撒大帝二十三处刀口汩汩的血流……火炉神维斯太神庙,传说这里曾燃烧着象征罗马永恒的圣火,昼夜不息;处女祭祀之家,如今只剩下中庭花园和围绕在四周残缺不全的女祭司雕像,那曾经被尊为最为纯洁美丽的少女居住的五十个圣洁的房间,也埋没在石堆中;昔日高耸的蒂奥斯库雷神庙,只剩下三根孑然兀立的石柱和光秃秃的庙墩基座;华丽的埃米利亚殿堂,只剩下一堆零乱的石块;雄伟的马森齐奥殿堂,只剩下几堵厚厚的断墙;维纳斯女神庙、罗莫洛神庙、恺撒神庙、和平神庙,也都化作一根根斑驳脱榫的石梁、歪七倒八的石柱和一堆堆的残砖碎石了……
 
  在明媚的阳光照射下,厚重的古建筑遗迹形成了多样的光影变化,古罗马沉甸甸的历史背景,使这个开放给游客的广场有着特殊的光芒,庄严肃穆与沧桑之感和历史的凝重结合一起,思绪不禁飞越在古今之间。我想,罗马城从它建城时的公元前753年算起,到现在已经是整整两千七百六十多岁了,这样的年龄,是该老迈了,以致老迈得满城都是废墟,满城都是神秘的历史。但它虽然老迈却有睿智,虽然苍凉却有气质,在米灰色的残垣断壁间,幽幽迂回的正是属于它特有的风韵。站在废墟前,心中奔涌着历史恢宏的画卷:我仿佛听到了古罗马的统治者、被誉为一个真正男人的恺撒大帝的名言:“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的气吞山河,是的,他来了,他无可逆转地改变了希腊、罗马、世界的历史,从而使罗马展现出大气磅礴的雄性化风格;我仿佛看到屋大维与安东尼刀光血影的权力之争,以至血流成河;我仿佛听到在罗马城熊熊大火中尼禄皇帝的抚琴吟唱,从而在荒淫无度中奏起了挽歌;我仿佛看到君士坦丁大帝凯旋门前跃马扬鞭,挥洒着西方世界“千古一帝”豪情……
 
  无论是壮阔的古罗马广场,抑或是路边一处细小无名的几块残石,抑或是一节无名的断壁废墟,抑或是雕刻精美的神龛柱基,在罗马,都给予了无微不至的保护。走出罗马广场,依旧看不到现代化的高楼大厦,许多的遗址废墟,与低矮的现代建筑相互依存,相映成趣。当代的罗马就是一座建在废墟里的城。
 
  在罗马,不能不看废墟,也不得不看废墟。有废墟的罗马,才是真正的罗马。一段段倾塌瘫倒的城墙,一根根斑驳傲岸的罗马柱,一座座残破不堪的宫殿,一个个缺腿断臂的绝美雕像,一节节不屈不挠的断柱残梁,一条条残破而有序的古老通道……随处可见,那种残缺的古拙,那种沧桑的雄浑,给人以一种别样的震撼的美。
 
  罗马废墟见证了罗马城两千多年来的沧桑巨变,述说着古罗马帝国纵横欧亚非、金戈铁马的辉煌。
 
  一个不懂得尊重文明历史的民族,必然会迷失在文明历史的创造中。站在罗马广场的废墟前,我想到了我们。我们现在的人似乎都有太多的英雄气概、宏图大略,总想创造属于自己的历史,铸造属于自己的辉煌,因而就有了对历史的轻视,缺失了对民族古老文明的尊重,从而使我们五千年文明的诸多遗迹,或灰飞烟灭或改头换面或愈渐消亡。于是,我对罗马人由衷地惊叹和钦佩起来。他们不愧是具有远见卓识的一族。面对古罗马文明的废墟,他们没有用挖掘机把它们推至毁灭,去建设百城一面的现代建筑;也没有在废墟上打造古罗马的旧时辉煌,用假文物招摇于世;更没有争破脑袋、画地为牢,急功近利地创造旅游收入。他们独具匠心地将废墟原封不动地保存起来,保存着那份尘封的历史,保存着那份文明的沧桑。因为他们懂得,废墟是历史和文明的见证,是一个民族精神血脉的递延,是古代联接现代的纽带与桥梁。毁掉了废墟也就毁掉了历史和文明,也就迷失了民族精神的价值走向。也许正因为如此,罗马人才以果敢的勇气和超越自我的胆识,精心地保护着每一处废墟,守护着自己民族的那份古老的文明。他们这种对于废墟文明博大的包容,让我肃然起敬。也只有这种尊重和包容,今天我们才能在这座具有两千七百多年历史的罗马古城中,体验那遥远历史的绝妙回响……
 
  罗马废墟:一阕千年不朽的绝唱!一片永不落幕的辉煌!
 
  作者简介:柳笛,本名刘殿华,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陕西日报》《延河》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多篇。现任某知名企业高管。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
即时比分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