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大学和一群学者

2019-04-02 09:27:57   来源:本网 作者 曹林洲  责任编辑:cuican

  
 
  一千多年以前,北宋思想家、教育家、“关学”文化创始人张载辞官隐居在眉县,“俯而读,仰而思。有得则识之,或半夜坐起,取烛以书……”依靠家中数亩薄田维持生活,整日讲学读书,辛勤育人,著书立说,终身清贫,以至于殁后贫无以殓。他以自己的一生尊顺天意,成为了立天、立地、立人光辉典范;践行了儒家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宏图大略。留下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宏大志向,光耀千秋,流芳百世,成为后人终生追求的人生目标。
 
  一千多年后,也是在张载著书立说,教书育人的这个地方,有一群共和国的天子骄子,他们的人生伴随着国家命运的跌宕起伏又跟这片神圣土地联系在一起,他们放弃了原本的事业,背离了都市生活,拖家带口,一路颠沛,从北京迁徙到眉县。他们以良好的师德再现了张载思想的光辉,以忠诚的赤胆终身投入教育事业,书写了可歌可泣的传奇人生……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我们国家发生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全国范围出现了大面积的欠收,发生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史无前例的粮荒。正是这场灾难打乱了国家的发展节奏,使好多行业出现了严重的混乱局面,使好多筹建项目中途夭折,使好多人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
 
  其中,有这么一所大学和一群学者正是在这个时候从北京几经波折来到眉县,为眉县教育事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笔者怀着铭记历史,感激恩师的心情,在2019年大年初一看望并釆访了当事人宋曙儒老师,宋老师现年87岁,身体健康,思维清晰,记忆力非常好。以下是根据宋老师讲述内容写成的一篇记实文章,分享给大家。
 
  一所从北京迁来的大学
 
  1959年9月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学部和数理化学部在北京创办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先生担任名誉校长。紧接着在1960年上半年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和地学学部也积极筹建一所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教师的来源是由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和地学学部的部分研究人员,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外国语学院,上海外国语学院,武汉大学等国内著名高等学府的大学毕业高材生组成。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属于中国科学院的两个平行院校,中国科学院常务副院长竺可桢先生担任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的名誉院长,最初在北京中关村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办公。
 
  在1959年下半年,全国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粮荒,北京市情況尤为严重。北京市委市政府首先对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领导谈话,北京市已经无力供给粮食,让他们自谋出路。中国科技大学联系了武汉,南京,成都等地,在那个全国缺粮,人人自危的非常时期,这些地方没人愿意接受他们。结果安徽合肥得知消息后,以其前瞻性的眼光主动联系到了处于生死存亡关头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欢迎他们迁往合肥,合肥市领导说:“虽然我们的粮食也不宽裕,但我们还可以匀出一部分给你们,支持你们把这所大学办下去”。就这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就迁往安徽合肥,在安徽合肥度过这一最艰难的关口,如今已经成为全国一流,世界有名的高等学府。同时也跟安徽合肥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以致于他们再也没有返回北京的念想。
 
  1960年9月,北京市委书记彭真给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领导谈话,让他们自行解决吃饭问题。彭真书记意味深长的说:“我知道办大学对国家的重要性,也知道国家对教育的关心和支持,知道你们中科院缺的不是钱,但我们现在确实没有粮食,办一所大学动辄几千人,我们实在无法供给粮食,希望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吃饭问题”。陕西科学院领导得知这一消息后,就主动邀请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迁往西安,陕西科学院领导说:“来西安让你们吃饱肚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于是,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大队人马,带上教学器材和设备来到西安,住在西安市建国路陕西省委招待所,三个月后同样出现粮荒,西安市委市政府又对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领导谈话,让自行解决吃饭问题。无奈之下院领导跟杨凌中国科学院水土保持研究所取得联系,水土保持研究所愿意收留这所大学,学院从西安再迁往杨凌,在杨凌水保所呆了几个月,也同样出现没粮吃的困窘局面。幸亏时任眉县县委书记冯世英慧眼识金,认为这是个引进人才留住大学千载难逢的机会,盛情邀请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来眉县继续办学,共渡难关。冯世英书记说:“我们眉县不仅可以让你们吃饱肚子,我们眉县齐镇还有一所陕西省林业学校,你们还可以借用林校部分教室上课,在那儿继续办大学”。于是,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就于1961年1月24日欣然前往眉县齐镇,驻足于这个当时只有几千人的小乡镇。在眉县县委县政府的支持和关怀下,教职员工和学生不仅确实能吃饱肚子,而且很快在眉县齐镇林校转入正常教学。大约八个月后,即1961年9月2日,中央对全国下发文件,内容是:“调整,充实,巩固,提高”。当时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属于充实,巩固,提高的对象,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属于调整对象,就被调整下马了。一百多名教职员工,就地解散,自谋出路。其中大部分科学家和教师就职于眉县的各个中学,三百多名学生被迫辍学。
 
  这个原本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并驾齐驱的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在三年困难时期,为了吃饱肚子,一波三折的从首都北京落脚眉县齐镇,最终就这样在筹建中流亡两年后胎死腹中。
 
  一群奉献教育的学者
 
  一所大学的命运决定了一群科学家和学者的命运。历史应该记住他们,西府大地应该记住他们,眉县的千千万万学子应该记住他们……
 
  宋曙儒老师,江西南昌人,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曾在中学和师范学校任教,他中学毕业于大名鼎鼎曾经培养出21位院士的南昌第一中学。1951年,父亲不幸离世,身为长子的他,养活母亲和一家弟妹四人的重担就压在他的肩上。1952年他考取了带资上学的中央然料工业部干部学校,大专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矿业学院,在教材科从事刻版,油印,铅印及教材校对工作。1955年7月他以语政史地四门功课361分的成绩报考北京大学中文系,由于中国矿业学院人事部门不放行而搁浅。之后由于工作需要从北京中国矿业学院调到本系统的河南焦作煤矿学校工作。
 
  1956年由于高中毕业生太少,国务院号召在职干部报考大学,当年四十多名干部从焦作到新乡参加高考,唯有他以四门功课368分的优异成绩考取北京俄语学院俄语专业,其余全部落榜。中苏友好时,俄语专业是当时最好的专业,北京外国语学院俄语系是从北京俄语学院合并而来,是当时全国俄语最强大学。1959年北京俄语学院和北京外国语学院合并,北京俄语学院院长张锡畴担任合并后的北京外国语学院的首任院长。宋曙儒老师是北京外国语学院1960年的俄语专业毕业生,他的俄语专业成绩非常优秀,被分配到去向最好的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但任俄语教师。上大学时他们班只有15名同学,其中两名同学1957年被打成右派而中途辍学,其余同学基本都去了不同的大学任教,后来都成为大学教授。真是造化弄人,宋曙儒老师自从被分配担任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俄文教师那天起,就注定了他从此要走一段不同寻常的人生道路。
 
  他随着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从北京到西安,再到杨凌,最后到眉县齐镇,学院最终就地解散后,他再就职于眉县中学。在眉县中学给学生教授了多年俄语后,由于中苏关系破裂,学校不再开设俄语课程,只好改教语文,所幸他本身具有雄厚的语文功底,才避免了这一变故给他带来的又一次人生尴尬。宋曙儒老师从1962年5月至1969年4月在眉县中学任教,文化革命期间被下放到王东初级中学8年。1973年3月再回眉县中学,直到1994年10月光荣退休。宋曙儒老师以其高尚的师德,扎实的语言功底,幽默风趣的教学艺术和饱满的工作热情,深受广大师生爱戴。在眉县教育界一干就是32年,教书育人,可谓桃李满天下。
 
  改革开放后,他们这波人当中有些人另谋出路,去了大城市发展。江西财经大学也曾有意让宋曙儒老师回去任教。可是宋老师还是舍不得在困难时期给了他帮助的眉县人民和眉县这块热土,他毅然决然地留在眉县,默默无闻的为眉县的教育事业做出毕生的贡献。
 
  李夷老师,辽宁丹东人,毕业于吉林大学化学系,精通日语和俄语。在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成立前他已是中国科学院地学学部地质所的副研究员,国家粘土研究专家,1958年出版了他翻译的《粘土矿物》一书,1963年科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中国粘土矿物研究》和《中国澎土岩》两本学术专著。他还创研了“全自动热天平”,“全自动单双记热仪”,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1958年毛主席在北京中关村接见科学家时,李夷老师作为年轻有为学者受到接见。他那时已经是响当当的大科学家了。
 
  那场自然灾害也使他随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学院来到眉县齐镇,学院解散后成为眉县中学的一名化学老师。关于李夷老师还流传着一个有趣的小故事,李夷老师在眉县中学给学生上第一堂化学课,他用一堂课讲解完了一本化学书,学生什么也没听懂,他却觉得中学化学如此简单。之后知识渊博聪明好学的李夷老师很快就适应了中学化学教学,最终成为非常优秀的中学化学老师。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李夷老师先后在眉县金渠中学和眉县中学教授化学。1980年上海宝钢集团委托浙江地质研究所给他们研究炼钢用的粘土,可是浙江地质研究所没有这方面的专家,最终在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了解到在眉县中学任教的李夷老师是粘土专家,浙江地质研究所向眉县教育局及眉县中学发出调李夷老师去浙江地质所工作的商调涵。时任眉县教育局副局长,眉县中学党支部书记的范鸿江跟李夷老师达成君子协定,李夷老师把1981年度毕业班学生的化学课带到参加高考完毕,支持他去浙江地质所工作。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是那年李毅老师有天晚上突然急病发作,经抢救无效不幸病逝,时年58岁。
 
  在眉县中学还有中科院副研究员地理学家林善西老师,北京师范大学数学专业高才生温官治老师,北京大学化学专业高才生王恕蓉老师等等。在其他乡镇中学还有他们一批留下来的好多老师,正是这一批科学家和年富力强的高才生教师队伍,大大提高了眉县的教育水平和教学质量,成为眉县教育做大做强的基石。
 
  历史不会忘记的恩师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眉县的高考成绩一直在宝鸡名列前矛,各个中学遍地开花,喜报频传。也正是这些老师用他们高尚的师德和高超的教学水平,为眉县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为眉县教育创造了无数辉煌,为眉县教育留下了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宝贵财富。以致于2000年左右眉县的教育已成为全国教育的典范。2003年被陕西省人民政府授予首个“教育强县”的光荣称号。2004年国务委员国家教委主任陈至立在眉县调研时不无感慨地说:“眉县的教育为全国教育制定标准提供了依据;眉县的教育给沿海以压力;眉县的教育给西部带了个头”。眉县的教育能得到国家领导人如此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确实也是受之无愧实至名归。如今的眉县教育在历届领导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依然稳健着实,继续着它的辉煌。
 
  相信历史不会忘记这些来自五湖四海可爱的人们,眉县人民更不会忘记为眉县教育事业做出非凡贡献的这些敬爱的老师。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5002333号-1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
即时比分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