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热土》

2020-01-02 11:20:56   来源:  责任编辑:

  文/曹林洲

  读完范宗科先生的38万字长篇小说《热土》后,我第一时间给他发了个微信,送了四个字“才情斐然”。他很快给我回了微信,说我是他新书出版以来第一个读完的读者,他非常感动,也非常感谢。

  其实,我读书比较慢,确切地说,我应该是他所知道的第一个读完《热土》的读者,我着实被他的作品给震撼了。为什么我要给他送“才情斐然”这四个字呢?其一,该作品有独立完整的思想性;其二,有饱满热烈的丰富情感;其三,有优美精准的文学表达;其四,偌大的场面,在他笔下六辔驾轻、收放自如。整个故事大开大合,自然流畅,在时代大背景下,塑造出一个个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感人肺腑、发人深思。

  该书作者以高站位、宽视野、大背景展开,四条线推进,其中张树子和苏世魁两条主线,黑娃和狗(虎子)两条副线。中间还加杂着诸多的感情纠葛,场面宏大,热情饱满,情节曲折复杂,跌宕起伏,让人读起来常常欲罢不能。

  张树子是一位有修养有内涵有文化的现代企业管理者,曾在某股份制医药零售连锁企业做总经理十年,谙熟现代企业管理,在管理岗位上,成绩斐然。51岁时按照企业干部管理有关规定,他不再担任总经理职务,内退回家。对他这样一个事业蒸蒸日上、风光无限、年富力强的男人来说,这无疑是一种近乎残酷的坠落。他怀着壮志未酬的遗憾,信心满满地来到雍城,以期实现人生的另ー个尝试和突破,欲把一个家族式、作坊式的民营企业发展成一个规范的具有强大市场竞争力的现代化民营企业。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雍城,两种文化、两种观念、两种管理模式并不是直接融合,而是发生了激烈的碰撞。他使尽浑身力气,试图把这个企业改造成他心中的理想状态,可收效甚微。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身体和精神双层压力,他犹豫过,彷徨过,甚至愤怒过。但基于他的不甘心和为女儿买房的三十万块钱的借款压力,他选择了坚持,坚持了两年零十七天后,最终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心情离开了雍城,回到了妻子和女儿身边,回到了几十年朝夕相处的老朋友身边,回到了已经生活了35年的渭城,回归了平静的生活。

  张树子是作者塑造的一个非常成功的小说主人公,他爱他的妻子和女儿,他为了华丽的转身和三十万块钱的买房借款,去雍城作了高级打工仔。他理解和同情他的乡党农民工兄弟生活的不易,想改变他们的工作环境,维护他们的权益。他对黑娃和狗的态度和行为,反映出他的宅心仁厚,博爱慈悲。他对男女之情有明确的态度,他认为只要符合人性的本真,就没有错对。他对民营企业的改造,不断地尝试,不断地努力,最终还是被民企的现实和顽固的观念所羁绊,只能停留在理想状态。

  苏世魁是改革开放时代大背景下的一大批民营企业的典型代表,不能简单地用错对或成败评判他。他少年不易,激发了他永不服输的旺盛斗志,他是时代的弄潮儿,他情智双高,能敏锐地发现商机,及时地捕捉到商机。前期虽屡战屡败,但他能顽强地站起来,不顾一切地向前奔跑。他白手起家,从小商小贩到小型作坊生产,再到从事机械加工业的民营企业,成为地方上响当当的企业家。在苏世魁身上集中了众多民营企业家的艰难、心酸、无奈,甚至绝望;同时,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创业精神,有一种适应社会、顺应世事的精明和技巧;还有一种自私、狭隘、贪婪,目空一切的蛮横和一夜暴富的疯狂心理。虽然苏世魁的产品间接地装上了60周年国庆阅兵式,使他风光无限,可他终究受文化和视野的限制,企业发展最终不能形成质的突破,没有独立的自主产品,只能依附于大企业,做大企业的代工厂。

  黑娃的父亲在特殊的年代,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情,黑娃出生了,他带着原罪来到这个世界,他是个智障儿。在张树子出现前,黑娃几乎没有得到过人们最基本的尊重。张树子给了他关心和尊重,他虽是个智障儿,但他懂得感恩。非常单纯,从不说谎,虔诚信佛,一心向善。作者笔下的黑娃是真诚和善良的代表,他身上的真诚和善良恰恰是我们通常认为的精明人所不具备的。他看似浑浑噩噩,可许多事情他却能先知先觉,屡屡言中,冥冥之中他似乎代表着某种人类无法抗拒的力量,或许他代言了“善恶必报”逻辑。

  虎子,是一条没有主人的流浪狗。在张树子收留它以前,它随时都有可能饿死、冻死,抑或被人打死。它幸运地遇上了张树子,给它取名“虎子”,成了宏远汽车配件公司院内的一个角色,肩负安全预警工作。张树子对待虎子像对待人一样的有爱心,虎子在张树子的关照下,渐渐表现出了它的灵性,不仅通人性,而且还具备某种特别的感觉。虎子的多次狂吠,都和公司即将发生的重大事件有某种暗合。

  这是以超现实主义手法,对社会现实的某种喻讽,还是对冥冥之中生命力量的一种敬畏?

  张树子有两个非常要好的朋友,画家刘若诗和老板李长河,他们在相互认可、相互欣赏中,相互接纳了各自对生活的态度,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他们曾经谈理想,谈人生,谈事业,谈爱情。到后来的相互鼓励,相互帮助,相互促进,成为各自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们虽然情趣相投,但职业不同,各自都代表着自己职业群体在那个年代的生存和生活状态。

  张树子像天下所有父亲一样,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他借钱为她在西安买房子。为了还清借款,他不惜忍辱负重屈尊于侄女婿门下,名为总经理,实为打工仔。他跟极不对称的一堆人凑在一起,使其心灵遭受了莫大的煎熬。他的妻子向梅,贤妻良母,既是他取得人生辉煌的风水源头,又是他失魂落魄时的避风港。他深深地爱着妻子,去壅城打工,也是怕三十万的借款成为妻子的思想负担。张树子和陶眉一场酒宴使他们产生爱慕,生理上的冲动很快上升到情感的缠绵。陶眉走进张树子的心里,给他的事业增加了无限的动力,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无穷的乐趣。这种动力,让我想到了唐伯虎和沈九娘,想到了蔡锷将军和小凤仙。在唐伯虎最落魄的时候,红颜知己沈九娘来到了他的身边。沈九娘的到来给唐伯虎继续活下去的勇气,给他带来了无限的欢乐,让唐伯虎的才情再次得以爆发,激情再次得以点燃。在这段时间里唐伯虎创作了大量的诗画,其中画出了一生最好的一幅画《春山伴侣图》,成就了他伟大的艺术人生。蔡锷与小凤仙更是英雄美人,可歌可泣。至于张红和张树子的相处,张红崇拜张树子,喜欢张树子,而张树子对张红仅仅是不排除,张红只是优秀男人身边一个女粉,是始终不能走进男人心间的漂亮女人而已。其实,男女之事,本就是一团团说不清道不明的谜。

  读完范宗科先生的《热土》已经半个多月了,但书中的好多人物还一直在我脑海里活跃着。比如,苏长绪、甫宝生、辛富娃、辛勤劳等等,一个个栩栩如生,闭上眼仿佛就在眼前。人常说作品就是作者的孩子,范宗科先生深深地爱着养育自己的这片故土,因此给自己这个孩子取名《热土》。从作品通篇我能感觉到作者始终是以一个非常平和的心态完成这一长篇巨著的,他尊重书中出现的每一个人物,他深爱着他们,没有把自己的爱恨情仇强加给任何一个人物,他对每一个人物的刻画塑造都客观公正,富有饱满的热情。他从复杂多变的人性出发,给不同性格的人物,赋予了不同的命运。又从人性相近的角度考虑,让不同的人物都能代表他们各自的群体,使整个小说超凡脱俗,独树一帜。

  在时代变革大背景下,作者身处其中,他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热爱家庭,热爱每一个人及其所有生命的存在。他以作家肩负的社会责任和文化使命,谱写讴歌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同时用批判现实主义手法反映了社会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不足和漏洞,使读者能够产生强烈的共鸣。好多读者都会觉得故事里的人物就是他自己,或者某些事情就发生在他身上,这些正是优秀的文学作品应该具备的特征。

  以上是我对这部长篇作品《热土》的一点浅识拙见,认识的深度和广度肯定非常局限,望作者范宗科老师及读者多多包涵。(作者单位:宝鸡市人民医院)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5002333号-1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
即时比分007 为什么有些股票涨跌幅20 浙江快乐12 竞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即时赔率球探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网 福建11选5 pc蛋蛋 体彩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股票涨跌怎么看颜色 湖北30选5 福建十一选五 云南时时彩 股票涨跌怎么算 湖北30选5 趣操盘